2016年8月19日 星期五

教學二三事


某小孩不懂控制自己的行為,在首堂時因不願做堂課而把筆記弄皺。
本來我可大條道理發怒,因畢竟那是我有用心編排過的筆記。
但我當時沒有憤怒,只對他解釋既然前來了,就學點東西才走吧,暑期我不會給家課,除非因不留心而未能完成課業。
小孩聽罷,便感到快樂,好一段時間都沒有再撕筆記。
然而另外兩位同學對他的第一印象因而不佳,便常常找機會為難他,即使很小的事情都會指摘他,我好言相勸效果亦不彰。
小孩再次感到憤怒,數堂後又再把筆記弄皺。
我明白這是因他不懂處理自己的情緒,所以只從旁安撫他,說我明白他為何這樣做,但勸他回到學校時不要做些大動作,一方面招來同學話柄,始終青少年有時會以欺負他人來獲朋輩認同。另外老師工作素來亦忙碌,只會看到他不尊重那份課業,未必能理解他的心情。
人際間的相處,體諒相當重要。


改了兩個從天皇處轉讀同學的作文,無獨有偶,他們寫作同一題目,我都給了個二等。
不是因為他們的背景而給他們低分,只是他們都不了解題目的要求。一個同學看不到題目的立場,另一個同學則論點不合理,且鋪排不當。
他們都是勤勞的學生,天皇的筆記內容應該大都啃下了,然而卻因此寫出怪裡怪氣的文章:部分內容文句如詩,但與文章其他部分的文筆格格不入。
急於出招,結果本末倒置,苦了整體分數。
然後,我把這一題給了我另一個中四學生,著她思考立意及草擬大綱。我沒有給她提示,但她卻擬了一個立意合理且全面的大綱。
容許我沾沾自喜一下,我老懷安慰了。教她兩年不是白教的,好感動。
然而若那兩個同學知道自己被小兩年的同學擊敗了,應該會有點難過吧。
最後半年,我盡量做吧,但時間太少。


2 則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