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9月30日 星期日

七年

不經不覺,在現職的公司已渡過了七個寒暑。

曾經以為,我可以在這裡安穩到老。然而這裡是商業機構,終究以賺錢為目標。薪金上調至一定幅度(合理,但不算多),縱然上司不給我壓力,但老闆已經開始計算,對學生上課次數檢查再三,怕來年繼續聘請我們這些非公司主打科目的員工,會讓他蝕錢。

高中學生數目佔絕大部分的我,感覺很為難。因為上了高中,等著他們的,是無止境的補課、校本評核,以及別科的補習,加上某些課堂的性質難安排補課(如說話課,小組討論需要對手),我縱然約他們補課,但往往無果,心中卻徒添壓力。而且公司素來主打的科目不是中文,在無宣傳的情況下,收生情況自然難以與主打科目媲美。能一直抱他們留至中五中六,甚或所收的學生以高中為主,在補習天皇效應下能分得一口湯喝,可知在教學上我已然盡力。

埋怨毫無用處,惟有展望將來。這一年我會好好裝備自己,令自己趕上外面的節奏。世界不會因為自己而停止轉動,只能改變自己,使自己能面對一切轉變。

2018年9月15日 星期六

單親家庭出身的女子

在思考原生家庭對自己家庭觀的影響時,看到網上有人這樣表達,覺得十分準確,特此存留。

單親家庭的女孩子來回答一下問題吧。

1.如果你想追求她,請先確定你為什麽希望和她在一起。

單親家庭出來的女孩大部分是能伸能屈的女漢子,成長環境對她們獨立性要求很高,長時間的鍛煉下她們其實獨當一面,甚至在很多你意想不到的情況下給你她們獨有的幫助(雖然很多情況下她們自己都意識不到,因為這對她們來說和呼吸一樣正常)。
比較明顯的缺點是她們對人的信任感是比較低的,因為十分了解日常生活中,別人能給予的幫助,無論是心理上的還是物質上的都有限,只要是上進一點的類型,都會發展出一套完整的自我保護和重塑體系,來抵禦外界強大的不確定性。所以你必須花費一定的時間和心思才能讓她們對你放鬆和解除戒備。

2.當你真正和她在一起了,她以往的自信獨立可能會讓你覺得略強勢。

這種情況需要你們好好溝通確認彼此的合適的溝通節奏,因為如果她是認真的,這樣的性格也許在剛開始時讓你略覺不適,但婚後必然是你們家庭的強大保護傘(她經歷過的苦難很可能比你多得多,不僅指物質上的,更重要的是心靈上的)。如果你接受不了,還是盡早離開比較穩妥,這種個性隨著她成長而建立,深嵌血液裏,不是一般人能輕易hold住的。若你一時貪鮮確立了關係卻沒有沒有能力hold住,然後自己又先抽身,她的被拋棄感會很強烈,因為這些是她無法控制的。但如果你有能力和她站在同一水平上對生活種種虛榮和偽裝做到進退自如,共同經營,這樣的結合肯定不會輕易被那些在她看來已經不是事兒的東西擊垮,甚至歷久彌堅。

3.真誠地表達你自己。

單親家庭的女孩子對人際關係只有兩種情況,內向的表現是笨拙因為少與人交往,外向點的女孩子也許就對人際關係的把握十分精通。但無論是哪一種,她們洞察別人的說話意圖和行為動機的能力必然比正常家庭的孩子強很多,這也讓環境是練出來的。你有什麽想法,盡可能真實地表達出來,她們的理解能力都不差,若你有真誠的關心,加上一些她們喜歡的擇偶品質,很有可能很快就能看到她們堅強外表下掩藏的女人味,與其他女生其實沒有區別,甚至可能因為自身的經歷的緣故有更特別容易讓你欣賞的其他性格表現。

2018年9月13日 星期四

近況

久未更新,容我東拉西扯一下吧。

在投資方面,我仍然持著單一內房,久坐不動。那內房已經自高位回落百分之二十多,惟幸至今賬面仍有浮盈,加上十厘多股息,令我難以割捨。既然在最高位沒有離開,就暫時扛上一段日子,當儲資產,搏一舖吧。

投資股市的錢,一定要是餘錢,才有守住的空間,而且投資對象有穩定股息派發亦很重要。來年這股票應該會發我一個半月人工,在熊市中稍有安慰吧。

另外,看到許多娛樂圈或身邊人,男人總喜歡比自己小很多的女人。明白是正常的,年輕女子畢竟容易生育,而且男人有錢,當然自己甚麼年紀,都挑二十歲的女子。

不過偶見他們的相處,可以用痴纏或一個煩字(我覺得)去總結。女方會檢查男方的社交網站或電話訊息會否多了不明來歷的女子、在男方工作時仍不斷致電或短訊對方,甚至連男方的社交圈子都要事事介入。其實這些事,即使我當年二十歲戀愛時都沒有做,一則庸人自擾,二則如對方心上有自己,他就不會離開,如果他心中有他人,做這些事亦不見得有何用。我寧願留自己一些空間、一點尊嚴。

當然,我看著覺得煩,別人可能甘之如飴,畢竟甲之熊掌,乙之砒霜嘛。

2018年8月19日 星期日

沒有Fb的第14天

感覺不錯,原來我如此有決心 😂 不看別人的炫耀文,感覺心情好多了。畢竟自己太窮,窮得盡一生之力亦未必能填補那差距,不如不問世事,埋首在自己的世界中好了。

當然,ig戶口亦在封塵。對那沒有甚麼含金量,只有圖片的媒介,我這老人家比棄fb更早棄掉它,沒開ig的日子數以年計。

另一個讓我快速戒掉fb的原因,是入手了一部kindle。用了近一星期,表現滿意。可用作接收新聞,碎片化時間如候車時可以閱讀較有內容的長文。閱讀英文書時,遇上不明白的字詞,按一下就會出現釋義,可把字詞記錄作日後學習,而且字典完全免費,不用上線就可以查考。當然不太好宣之於口的是,有大量的免費書籍供下載,雖然看專業書籍時做筆記較為不便,但看看閒書是絕對游刃有餘的,而且省去藏書的地方。最大賣點,當然是那墨水顯示屏,盯著閱讀多久眼睛都不覺累。

相逢恨晚,應該早十年就買下這好東西。

2018年8月8日 星期三

自我調節

每個人都有其苦處。尚記得在臉書跟那敏感的小女孩討論應否自毀的問題時,她抖出她的困難,卻沒有預料我與她有很多相似的經歷,而且處境比她更困難。不是與她比慘,只是覺得人不應把自己的問題放大,要比,最慘的應是埃塞俄比亞的受戰火摧殘及三餐不繼的難民,他們只求生存,沒有閒情逸致關心他人的評價、個人的感受,能活著就慶幸。

沉溺在自我困境中的人,面對他們,最辛苦莫過於他們身邊的人。友好前男友有過情緒問題,她本已經是個樂天派,與他相處時常常給他歡笑。可惜的是這些有情緒問題的人往往沉醉在自己的世界中,做許多事都沒考慮對方的感受。終於有一天,朋友崩潰了,她覺得自己都被感染得了無生氣,思想負面。結果長痛不如短痛,與其下半世都因而不快,不如結束關係。

如果他們自己不走出自己的世界,其他人很難幫得上忙。畢竟別人都有自己的生活、自己的目標,難以每次都恰恰能成為他們的救助。

面對未盡人意的事情,我往往很阿Q,以降低期望來減少心裡失望,情緒就不會繼續惡化,例如:

面對過工作上的爾虞我詐,我寧願少收一點錢,做獨來獨往的工作。

面對下班後明明他有時間到餐廳等位,卻姍姍來遲令我要排隊晚餐(累了一天的我只求一下班就能晚餐,吃甚麼沒有所謂,因為已經累極,平常我有時間會先到餐廳等他,所以無關公主病與否),其後我寧願約定在一間必定有座位但食物不太好吃的餐廳等,預算他不會等位較好。(戴頭盔,只是小毛病,他有其他的好,嘿)

面對跌跌不休,任何利好和亮麗業績都刺激不了股價的內房,惟有想放個四至五年,收息便順道收回成本,別期望股價能再升。

面對以往母親因怕麻煩而沒到我的大學畢業禮,後來碩士畢業時我讓儀式悄然而逝,沒穿畢業袍沒有行禮,當然亦沒邀任何人到場,包括她。

因母兼父職的壓力,年幼與她外出時她總大發雷霆,令我感覺很失禮,這感覺在心中縈繞不去,加上之前的經驗,婚禮應該不會帶她出席,只問她想要多少禮金就算了。

降低期望,就不會太難受,就可以繼續過日子。對別人沒有期望,造就了我甚麼都靠自己的性格。雖然不斷降低期望的副作用,是不能使事情更臻完美,留下遺憾。然而人生並不完美,只要能走下去就好。

海外婚禮

定咗下年5月結婚,地點喺峇里。趁今日放假,下晝聽咗兩個鐘嘅簡介。
坦白講,我對所有流程無咩期待又無咩idea,去到就俾個職員發現咗呢樣嘢。佢話:「我結婚果時咩都要自己搞,但好得意,今次結婚見到幾乎所有嘢都係個男仔搞,妳真係幸福啊。」
我認我除咗打扮之外,性格都幾男仔頭,又無乜要求,所以就搞成咁啦,哈。
其實一路聽,一路就心諗:果日應該攰死喇,唔知幾點可以抖下呢?
最近心思都係放喺工作同股票度。Peak season就嚟完,好想快啲九月,就唔駛由朝上堂上到晚。諗諗下自己又唔係好想返學校熬喇,始終唔算年輕,但諗起學校份人工,做耐啲又似乎有前景好多。但當然,疲憊同複雜嘅人事已經包咗喺份人工度。
另外尋日恒大大奇蹟日,本來都諗會唔會帶挈埋其他內房,同唔知會唔會持久。不過今日一過,知道係虛火,其他內房股價又打回原形,失望。
希望快啲重拾升勢喇,如果唔係連麵都無錢買了。

2018年8月7日 星期二

墮落的大學學位? - 張慧慈

我以這裡代替fb,所以日後會在這裡轉發一些文章,各位有興趣可一看。

墮落的大學學位? - 張慧慈

Aug 8, 2018

中學校長會最新的調查發現,超過六成中學校長期望調整文憑試四個核心科目的要求,令中英文成績未達「3」級者,都有機會取得入讀大學的資格。如果降低收生要求是好事,最開心不一定是年輕人,而是那些想向辦學機構和家長呈交高升讀大學率表現的校長。

  有大學校長曾跟我分享,香港四年大學學制最大的問題,是將大量主科學習能力和思考水平還未夠的年輕人,預先送進大學裏。結果大學需要用第一個學年的時間去為學生額外補底,影響整體大學生的平均學術水平。按此邏輯,倘若調低入讀大學的資格,容易讓大學的教學水平進一步下降,令更多大學教職員需要花時間教授原屬於高中要掌握的知識。

  如果是中學校長和老師無能力培養學生的學習興趣,進而提升他們的學習能力,就要大學來承擔他們的學習責任嗎?如果是文憑試考試內容未能配合大學教育和社會發展的需要,便要針對考試進行改革。倘若社會需要更多不同的進修機會去培養人才,增加大學學位也不是治本的解決方案。

  系統思考裏有十個系統基模,其中「目標侵蝕」,可以反映如果降低大學入學要求以達到符合聯招派位的需要,將變成捨本逐末,自我安慰的境地。長遠來說,這樣對香港的教育和人才發展百害而無一利。

張慧慈